爆红的芬太尼:美方为何如此关切这款阿片类药物

2018/12/5

阿片类镇痛药物芬太尼(Fentanyl),这两天突然红了。因为它被列入了中美两国元首会晤的议题。 12月2日,中美两国元首会晤后,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介绍会晤情况时提到:双方同意采取积极行动加强执法、禁毒合作,包括对芬太尼类物质的管控。中方迄今采取的措施得到了包括美国在内国际社会的充分肯定。中方决定对芬太尼类物质进行整类列管,并启动有关法规的调整程序。

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微信公众号侠客岛报道称,白宫关于会晤的声明中,有一个对中国大众相当陌生的名词,却被排在贸易问题、高通并购和半岛局势之前:芬太尼。白宫说,“中国以一种高尚的人道主义姿态,同意将芬太尼指定为一种受控物质,这意味着向美国出售芬太尼的人将受到中国法律规定的最高刑罚。”

芬太尼是人工合成阿片类药物,一种强效止痛剂,药效是吗啡的50到100倍。《纽约时报》称,因为是合成药物,稍有不慎就会出现药物过量的情况,因此芬太尼比海洛因和其他止痛剂更容易出现过量致死的情况。

那么,美方为何如此关注芬太尼呢?

药效比吗啡高50至100倍

芬太尼与吗啡类似,均为种麻醉药物,最早由一位比利时医生发明,1968年美国政府正式将其列入医用麻醉剂和止痛药的合法成分。到了20世纪,芬太尼被大众普遍接受为治疗慢性疼痛的药物。

芬太尼的药效比吗啡高50至100倍,它通常被用于治疗患有严重疼痛或手术后疼痛的患者。据法制日报2017年报道,卡芬太尼是芬太尼类物质的典型代表,其药效约为吗啡的1万倍,成人的致死量约为2毫克,强于其他芬太尼类衍生物。

据侠客岛报道,2002年,莫斯科钢管厂俱乐部被30多个车臣恐怖分子袭击,近千人成为人质。俄罗斯特警部队不得已发动突击,通过剧院的通风系统释放了几罐卡芬太尼气体,瞬间绝大多数恐怖分子就失去了抵抗能力,少数试图挣扎的恐怖分子也无力顽抗,甚至连引爆自杀炸药背心都做不到,被俄罗斯军警像打靶子一样逐个击毙。

芬太尼本身是麻醉药物,也被一部分人当作毒品滥用。药力如今强劲,滥用风险自然极大。

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2018年11月发布的数据显示,2017年全美共有70237个药物过量而致死的案例,其中,因芬太尼和其他合成药物致死的案例就有28466例,超过总数的40%。平均每10万人中就有9人因使用合成药物过量而死,远超海洛因等其他毒品。

这其中,不乏名人明星。

2016年4月,57岁的美国著名歌手、音乐家和唱片制作人普林斯·罗杰·尼尔森被发现在家中死亡,死因为意外服用过量芬太尼。普林斯在20世纪70年代末走红,专辑销量超过1亿张。

今年9月,26岁的美国说唱歌手麦克·米勒在家中因服食芬太尼、可卡因和饮酒去世。此前,米勒经常在采访中提到自己和毒品的抗争,并两次因吸毒后驾驶接受指控。

芬太尼等合成药物致死率三年上涨540%,远超海洛因等其他毒品。 特朗普的竞选承诺

一项由彭博社和约翰·霍普金斯大学发起的公共卫生调查发现,因为滥用芬太尼而致死的概率在过去3年内上涨了540%。

美国疾病预防和控制中心主任罗伯特·雷德菲尔德(Robert Redfield)表示,近年来药物过量而致死的数量正在迅速上升,而这已经影响到了美国人的平均寿命,吸食药物过量也成为了55岁以下成年人主要的死亡原因,“对于我们一个发达国家来说,平均寿命下降一点都不合理。”

面对现在阿片类药物滥用的危机,美国各界早已开始反思。

2007年,美国医药公司普渡(Purdue)受到联邦指控,因其错误宣传阿片类药物比其他镇痛剂上瘾程度更低,而被罚6亿美金。

作为竞选时的承诺之一,美国总统特朗普曾保证,就任后会出台一系列的措施来解决阿片类药物滥用问题。2017年10月,特朗普宣布,阿片类药物危机是“全国性的公共健康危机”(national emergency),超过200个州和地方机构起诉了制药商和药品经销商,指责他们滥用阿片类药物,而造成公共卫生危机。

据彭博社报道,特朗普指定的委员会已经在阿片类镇痛药物的使用上采取措施,帮助医护人员了解药物滥用的危害。美国卫生官员也在尝试鼓励医生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,无需对病人使用强效止痛药。几乎美国各州都颁发了与阿片类药物滥用相关的法律。

今年9月中,美国参议院以99:1的投票,通过了旨在对抗美国阿片类药物成瘾的一揽子法案。

封堵非正规渠道芬太尼流通

除了在医疗系统限制使用强效止痛药,美国政府还试图封堵非正规渠道的芬太尼流通。

初期,对阿片类药物上瘾的滥用者大多从医院处方处获得芬太尼等药物,但对药物上瘾后,越来越多人转向了暗网等非法获得途径,通过网购获得药品。美国《大西洋》今年年初曾报道,一位普通的美国人可以像网购书籍和日用品一样在网上下单芬太尼,在家等着药品通过美国邮局系统送到家。

2017年,美方曾多次指责其他国家“对管控芬太尼的生产和出口不太重视”,美国司法部还向两名外籍男子提起诉讼,称其违法生产,并通过在北美的基地向美国输送了“大量的”芬太尼和芬太尼类药品。美国司法部表示,这两人对美国几位阿片类药物使用者的死亡负有责任。

这次中美元首会晤,芬太尼管控也被提上议事日程。

其实,早在今年11月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,外交部发言人就曾回应过中国将如何遏制非法芬太尼的流通。外交部发言人耿爽表示,将强化芬太尼类物质及其前体的管制;强化与各国的情报分享;加强执法查缉;强化核磁共振波谱仪的管控。

中国外交部指出,大多数新精神活性物质是从欧美发达国家实验室中“设计”出来的,其深加工环节和消费市场主要集中在这些国家。美国国内目前出现的芬太尼类物质滥用问题,是综合因素作用的结果。美国政府在减少需求方面完全可以做得更多。

可见的是,早在1996年公布的麻醉药品品种目录,中国已将阿芬太尼等12种芬太尼类物质列入麻醉药品品种目录,对其实验研究、生产、经营、使用、存储、运输等活动,依照《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理条例》进行严格的监督管理。

2015年至2018年,卡芬太尼、乙酰芬太尼等12种芬太尼类物质,又被列入非药用类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制品种增补目录,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生产、买卖、运输、使用、储存和进出口。

来源:澎湃新闻


Go Top
山东十一运夺金 上海时时乐 广西快3 湖南快乐十分 江西11选5 河南快3 上海时时乐 上海时时乐 山东快乐扑克3 江西快3